每次寒流來襲就會聽到新聞記者在電視上報導:今天台灣北部的最低溫出現在淡水,攝氏6度是入冬最冷的一次...

現在的天氣真是越來越奇怪,上個禮拜中午吃飯的時候還在跟同事抱怨天氣太熱,結果才幾天的時間,台北的緯度好像瞬間升高一樣,氣溫降到了攝氏10度上下,每個人身上的衣服平均增加二層以上。幸好我們在寒流到達的前一天,開車到淡水逛了一趟,也順便把之前沒有拍完的底片(兩台相機都還剩十幾張)一次殺青。



louise很喜歡的彩色的圍巾



在由淡水山芝外環道路(俗稱登輝大道)開往漁人碼頭的路上,有一大片重劃區,這一大片未興建房舍的空地中柏油道路皆已鋪設完畢,路燈與交通號誌也已設置完成,但是每一條道路的入口皆被水泥塊給擋起來(似乎不希望人車進入)。雖然這條路不是第一次經過,但每回路過時都沒有特別注意,但那天也許是上星期剛拍完秋芒的興致還沒完全消退,看到長滿了芒草的空地突然心生拍照的衝動,於是當下便與louise商量,一起到這個充滿蕭瑟感的空地裡探個究竟。



柏油路、斑馬線等公共設施都已完成,但空地裡只有芒草





從消防栓上紅漆剝落生鏽的情況看來,這塊空地應該已經荒廢一段時間



我們小心翼翼地越過封鎖道路的水泥石塊,彷彿進入了另一個曾經興盛卻又突然落寞的世界,我開始幻想,這裡的房子和居民都因為不明的原因消失了,真是令人好奇。



louise也拿起相機對著秋芒煞有介事地取起景來





這時夕陽在雲層後面若隱若現,想要等到剛剛好的光線得要付出一點耐心





夕陽跟秋芒真是絕配,蕭瑟的氣氛不言而喻





好奇的我,越跑越深入,這一望無際的空地





louise手中的Contax G2是我目前最常使用的相機



我們在這個充滿神秘的區域待了好一陣子也拍了許多有趣的相片才決定離開,繼續到下一個目的地--漁人碼頭。漁人碼頭的前身只是一個簡陋的小漁港,跟其他台灣大多數的小漁港一樣,四周被水泥造的長堤包圍起來,長堤的盡頭是一個指引漁民的小燈塔。在我的大學時代(淡江大學),這裡只是個當地男女學生秘密約會的聖地,外地的觀光客很少會跑到這裡。就連愛玩的louise也是在五年前剛交往的時候才在我的帶領之下,第一次踏上這裡的長堤。



昔日單純的漁港已經變成了遊艇與漁船的綜合型碼頭





跨越漁港出口的現代吊橋是這裡熱門的景點之一





港口停泊的遊艇,好想踏上去參觀一下



就在捷運到達淡水之後的沒多久,幾年之間淡水徹底的改頭換面,不論是以前熟悉的渡船口、老街或是大榕樹全都被規劃成為極度適合觀光的商業型態,而往日的寧靜的長堤和小漁港就成了現在的漁人碼頭,在舊長堤之上鋪設了木頭,變成觀景專用的人行道(上層)和商店街(下層)。



小小的廣場規劃為露天咖啡座





上層的人行道提供了另一種拍攝角度的平台





木造人行道上





人行道取代來長堤成為約會的地方





打翻的爆米花





天黑了,我們的淡水之旅也告一段落



很高興,我們在寒流到達淡水河口之前又完成了一次特殊的旅程。











petit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